首页›› 视觉›› 风土人情

武夷山万里茶道起点采风札记

发布日期:2014-10-13 03:05:40  浏览量:935  作者:

武夷山万里茶道起点采风札记(上)

四渡大昌洋贷。

武夷山万里茶道起点采风札记(上)

黄村码头的安澜石柱,护佑着溪边玩耍孩童的平安。

原题:探秘闽赣古茶道(上)——武夷山万里茶道起点采风札记

西湖龙井资讯平台6月11日讯:自十七世纪初荷兰商人把武夷红茶带到欧洲的那一年起,茶路的起点在武夷山就有了标记!之后,当中俄签订的《恰克图条约》给茶叶采购商山西商帮带来了商机,晋商就举全力筹集重资,南下福建采购武夷茶,开辟了南茶北销的茶路,进一步促使“茶路起点”在武夷山的形成,从清中期的封建一统到清末时的海禁开放,从武夷山茶路起点起步的茶叶之路,跨越千山万水,突破了北疆南岸,谱写了万里茶道的壮丽篇章。

今天,我们在复活茶叶之路、振兴茶路商贸繁荣的文化引领下,顺应世界贸易与文化产业齐头并进的发展,重新链接起“茶路起点”的辉煌。我们行走在岁月久远的闽赣古道上,崇安方言叫做“走西路”。就是沿着崇安西溪流域,徜徉古渡口、遍访古茶村、搜寻古茶市、探究古茶号、驻足古驿站,一直追溯到分水关,找寻到了散落在崇安以西的茶叶生产贸易经营、运输流转、茶俗信仰的文明碎片,拼接起了再现武夷山万里茶路起点走西路的历史画卷。

安澜石柱——矗立着水路平安的理念

在依托溪流作为运力完成货物运输和出行的岁月里,祈求水路平安,是沿溪而居百姓们的共同心愿。因此,沿海崇拜妈祖的信仰,也随着沿海经济对闽北山区的渗透,得到了传播。妈祖信仰被引入闽北山区后,一些溪流沿岸的重镇古市,都建有妈祖庙或林孝女寺。而在偏隅分黄岗山脉分水关下的西溪流域,水上平安信仰则以简约的求安符号代之:如刻有佛门咒语的辟邪去祟、定波安澜的石柱。在与闽赣古道相傍的西溪东岸,有个叫亭子边的古村,我们采集到了重要的人文遗存信息:一只见证了数百年风雨的辟邪安澜石柱,就立在码头路边。据村民说,两三百年前,亭子边是西溪流域热闹的一处码头。如今亭子边码头显得十分荒凉,但数棵三五百年以上的水口古树香樟林,却以苍劲的躯干和茂盛的枝叶,守护着号称列位西溪第三繁华的古渡码头。这只六边形的辟邪安澜石柱,上面刻有“南无阿弥陀佛”之类字符的佛门咒语,宛若一根“定海针”似的,不仅竖立起镇定西溪惊涛骇浪的坐标,也庇护着西溪两岸人家进出的平安岁月。西溪不仅运送的是武夷茶,还运送着从闽江上来的糖盐果脯,这些来自沿海的特产,也是通过竹筏由石雄街趸货仓行的分流转运,沿西溪逆行而上,至伞街,又至四渡街,又至洋庄街,再至小浆,抵大安驿,完成了西溪水路和运行,然后改为鸡公车或脚夫运送至分水关外,闽货进入江西。

西溪水运的自然环境变化无常,因临分水关隘,山高路陡,春夏汛期,骤雨突降,大山峡谷雨水奔流而下,汇聚为山洪,沿狭窄西溪暴涨,如没看天气走西溪的行筏经验,就免不了发生筏翻货损人亡的不幸。于是,行走于西溪水路的商家和筏工纤夫,就只能借助西溪沿岸诸多的安澜石柱作为图腾,对山洪诚惶诚恐,敬畏溪流水怪,点香揖拜石柱图腾,将求安之祈求寄托于此。

西溪水路运力的繁荣,也带来了闽南文化向闽北转移。西溪流域的小浆村里,至今居住着许多具有泉州籍的原住民。流行在小浆村有名的一个民间娱乐节目,叫马仔灯戏。据专家考证,这马仔灯戏是闽南民间表演艺术文化的一种。正是清代以来泉州商人将沿海特产通过溯闽江朝北直上,再入崇溪至源头各溪边埠头,进行贸易销售所带来的结果。西溪连通着闽赣古道,闽南商人的精明运筹与吃苦耐劳,让商贸与民间文化一并带到了闽赣古道的分水关下,终于在西溪岸边的小浆村安居乐业。尽管数百年过去了,当年因“走西路”的闽南商人们传承下来的泉州乡音和马仔灯戏,仍在小浆村中能找到鲜明的人文历史“胎记”。

两具石礩——凝聚着两家尚武的姻缘

黄柏溪流域布满了翠绿的茶园。这片地方连着武夷岩茶主产区。黄柏溪流过洋庄后,进入黄西坜。黄西坜是一个山环水抱的村子,与溪相隔的是肖家湾,肖家湾曾是武夷岩茶作坊区。1998年一场洪灾淹毁了村庄,但黄西坜却没有受到冲击。村民说:黄西坜地形是只船,村口那片长着茂盛风水林的高墩,却被村民们比喻成是用来给船舱舀水的水斗。洪水袭来时,黄西坜村口的这只舀水斗,就能把洪水舀尽,所以黄西坜这只“船”,是不会遭遇洪水淹的。

肖流芳今年68岁了。他的祖先留下了一套《肖氏族谱》,谱里记载了肖氏先人有崇尚武举之风,这可从黄西坜肖家门前搁置的“连魁阁三百二”号石礩得到证实。肖流芳说,他的曾祖父就立志武科,习武之风日渐盈门。曾祖父的武科考得很好,进了武科贡生,做了都阃府,家中遗留下来的连魁阁特号石礩,就是一个证明。当他的祖上正投入家资做茶叶生意时,却遭遇到西寇(太平军)的掠夺,家人遭遇颇惨,为不忘耻辱,族谱上特收录了《遇乱记》一文,足以证实武夷山咸丰年间许多茶商茶农遭遇太平军涂炭的不幸。

在洋庄乡四渡古街采访王社午老人时,他谈起三槐堂老厝充满了自豪。一颗搁置在天井里的石礩,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石礩上刻有“二百五”字样,让我们联想到黄西坜采访时看到的“三百二”石礩。我问王社午老人:您祖上有谁习武吗?王社午竟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曾祖父,是如何考武举并获得过贡生资格的。当说起黄西坜的“三百二”时,老王更来了兴致,他说:我奶奶就是黄西坜那边的人啊!那个“三百二”石礩,就是我奶奶父亲当年练武的呀!原来王肖两家竟有着姻亲之缘。肖家之女原来也出自武举人之家,嫁到同样尚武的王厝,两家父辈都有过习武科第的经历,让王、肖两家的联姻门当户对!王社午说:他父亲就不像祖父那样崇尚功名了。父亲只求当个郎中,兼个私塾先生,一生在乡里为人看病教书,为积善从德,不问官场事。在闽赣古道的四渡街一带,民国时还有不少江西茶商经过,病了就到王氏的药店里就诊。王社午之父在四渡街不仅颇具威望,还能伸张正义公道,能摆平乡间不平事,是很有口碑的一员乡贤。王社午之父有一手好书法,如今遗存在四渡古街店铺门前的“洋货”、“药材”等店牌广告,就是王社午父亲手书留下的,这些店牌广告仍在述说着四渡街上民国时期闽赣古道上的往事。

有意思的是那两只具有相同经历的石礩。王厝的“二百五”石礩和黄西坜的“三百二”石礩,竟同时见证了清朝科考时肖王两家崇尚武举之风!让我们了解到了茶商巨贾们,是如何在险象环生的茶叶之路上,物色武艺高强者,作为自家常年供养的镖师。闽赣古茶路,拦路打劫者,常出没于关隘山林。为了人财的平安,来武夷山采购茶叶的茶商们,都得重金雇佣保镖。因此,习武尚武之风,就在武夷山民间扎下了根。 (未完待续)

(闽北日报)

友情链接

国家文物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西安保护中心世界遗产城市联盟世界遗产网中国遗产网

主办:武汉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协办:腾讯大楚网、长江日报报业集团www.milestea.com